<pre id="5ppp7"></pre>
    <noframes id="5ppp7">

    <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p id="5ppp7"><strike id="5ppp7"></strike></p>

    <noframes id="5ppp7"><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track id="5ppp7"></track>
      《中國通史》的出版故事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時間:2022年08月09日

      文/喬還田

      范文瀾、蔡美彪等著12卷本《中國通史》,前后打磨了68年,傾注了作者方和出版方幾代人的心血和智慧。說到打磨過程,我仿佛又回到了當年多次與蔡美彪面對面交流的氛圍之中。

      80年前的“述往開來”之作

      范文瀾是史學大師!吨袊ㄊ贰返那吧硎欠段臑20世紀40年代寫的《中國通史簡編》。

      作為延安時期我黨干部補習文化的指定讀物,《中國通史簡編》是第一部運用馬克思主義觀點系統分析、介紹中華文明發展史的著作。該書在寫法上打破了舊的王朝體系,是顛覆性的創新。第一,書中肯定了勞動人民是歷史的主人,而舊史書把帝王將相視為主人。第二,按照一般社會發展規律,劃分了中國歷史的段落。第三,宣傳了階級斗爭,著重講了腐化殘暴的統治階級如何壓迫農民和農民如何被迫起義。對于外來的民族侵入,著重敘述民族英雄和人民群眾的英勇抵抗。第四,注意收集生產斗爭的材料,較為詳細地介紹了古代科學發明以及有關農業、手工業方面的知識。第五,贊揚了古代哲人關心社稷、愛祖國的精神。

      據范文瀾回憶,初本《中國通史簡編》是在延安窯洞中的油燈下完成的,由于缺少參考資料,書中免不了要出現一些偏差。新中國成立后,范文瀾便開始修訂工作。在他看來,里面一些屬于主觀主義和非歷史主義的寫法必須剔除。為了保證書稿的質量和修改進度,組織上專門抽調一部分同志組成中國通史組,協助范文瀾工作。

      據范文瀾的助手蔡美彪回憶,1958年夏,范文瀾贈給他們4個字,即:專、通、堅、虛。所謂專,是說“史集浩瀚無邊,一人之力只能專攻一部分”;所謂通,就是要在專攻重點之外,應“注意前后左右,做到直通、旁通”;所謂堅,即指做學問要有信心、耐心和毅力;所謂虛,就是要虛心,要正確對待學術批評和不同的學術見解。中國通史組就是根據這四字方針進行工作的。

      經過十幾年辛勤的耕耘,修訂本《中國通史簡編》第一至第三編(遠古到隋唐五代)相繼問世,前后有8個版本。三編出版后,受到社會的好評,毛澤東曾說此書資料多,讓人愿意看下去。1968年7月20日,毛澤東還派女兒李訥前去看望范文瀾,并給他傳話:“中國需要一部通史。在沒有新的寫法以前,還是按照你那種方法寫下去。通史不光是古代、近代,還要包括現代!

      對于毛澤東的殷切期望,范文瀾感到萬分激動。盡管他當時在病中,仍立即著手編寫計劃。他滿懷激情地說:“全書5年完成,我還不過80,不算老!钡恍业氖,僅過了一年,病魔便奪去了他的生命。受范文瀾生前委托,蔡美彪毅然擔負起這項未竟的事業。在蔡美彪的主持下,30余名學術底蘊深厚的作者,通過38年精心打磨,12卷本《中國通史》相繼與讀者見面。學術界點贊這部通史架構宏大、思路清晰,史實準確、觀點獨到,材料扎實、文筆洗練。

      編輯的實質性助力

      這部全面展示中華文明里程碑式的鴻篇巨制是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

      2021年7月26日,在迎來人民出版社百年華誕前夕,負責拍攝《為人民出好書》電視片的編劇和導演采訪了我。他們提出這樣的問題:“范文瀾是史學泰斗級人物,蔡美彪也是史學大家,對于這個級別的名家之作,貴社拿到《中國通史》書稿后是不是一個字都不改?是不是直接送到印刷廠付印了?”我回答:“非也!僅就編輯環節,我們幾代人默默奉獻,付出很多很多!睂а菡f:“我對‘非也’的回答很感興趣。請告訴讀者和觀眾你們所作的貢獻,你們付出了什么。這樣人們才能看到中國共產黨創辦的第一家出版社、新中國誕生后代號為001的‘皇家出版社’是何等的‘!!蔽一卮穑簭臅鍣n案、相關材料和其他印跡看,人民出版社自1952年以來,有近30人傾力投身《中國通史》的編輯工作,至少有5個方面的貢獻,有些建議可謂是妙策。

      一是查核資料引文。范文瀾的延安版本是供“解放區干部補習文化之用”,書中引文沒有注釋。新中國成立后,《中國通史》由普及讀物升級為學術性論著,資料引文必須注明出處。為此,我社編輯認真查找、核對相關的中國歷史工具書,注明了出處,實質性助力范文瀾的修訂工作。老編輯呂異芳回憶道:“當時胡繩同志是出版社的社長,傳話說范老寫的《中國通史》在解放區很受歡迎?偩庉嬐踝右巴久覀兦巴撓。范老當時住在北太平莊,我的學友蔡美彪正好調到范老身邊,我順利見到范老,說明情況,范老十分高興,并指示說‘你們工作的第一步,希望幫助查核材料,糾正引文等’。拿回稿子以后,發現書中所有材料均無引文出處,查核十分困難!焙迷诋敃r歷史組負責人朱南銑很有學問,他翻看了部分書稿,說要解決這些問題,必須學會使用歷史工具書。于是,他便在每個周六下午教大家如何使用《詩經》《易經》《二十四史》《資治通鑒》《通志》《通典》《冊府元龜》《太平御覽》等工具書,從而協助范文瀾順利完成了《中國通史》的第一次修訂和補充。

      二是聚攏寫作團隊!吨袊ㄊ贰吩媱澒10卷。第一至第七、第九卷于1986年出版后,因各種因素無法續寫下去,停頓了近3年時間。其時,蔡美彪多次無奈地表示:作者交來的初稿太粗糙,不是用心寫出的作品,對提出大的修改、調整意見,又不情愿配合,只能順其自然,《中國通史》有可能變成“半拉子”工程。面對這一窘境,我社沒有放棄,讓我與蔡美彪及主要作者反復溝通,提供各種優越條件,聚攏了寫作團隊,最終把第八、第十卷催寫出來,于1993年出版。

      三是進行全書修訂。10卷本出齊后,我主動提出對全書進行修訂,并推出特裝本。我社編輯參與了對范著前四卷核對資料、校正文字工作,還編選了大量圖片,并明確要求增加人名索引和地名索引。我們認為,增加索引便于讀者檢索、查找,這是國際慣例,否則學術著作很難走出去。

      四是補寫兩卷圖書。10卷本《中國通史》于1996年1月榮獲第二屆國家圖書獎。但其內容只寫到清朝嘉慶年間,可以說“通史不通”。于是,我提出應該補寫到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理由是:辛亥革命給封建專制制度以致命的一擊,結束了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君主專制制度,推翻了“洋人的朝廷”,建立了資產階級共和國,完成了20世紀中國的第一次巨變。我與蔡美彪反復研討、商量,并且推薦了部分作者,加寫的第十一卷、第十二卷于2007年出版。

      五是做好作者服務。我們始終服務好蔡美彪這位德高望重的重要作者。自蔡美彪承擔起主持《中國通史》續寫任務后,我社便派編輯常去蔡美彪位于北京東廠胡同的辦公室就書稿進行溝通。近十幾年里,書稿事宜雖不多了,但我們一直堅持每年去蔡美彪東總布胡同的家里坐會兒,有時是因書稿進行請教,更多的則是看望一下他老人家,單純地聊聊天。但不管是哪一種交流,睿智儒雅、學養深厚、思維敏捷、淡泊名利、有大家風范的蔡美彪,從社會新聞、學術動態,到故友情況等,聊天內容都給我們滿滿的鼓勵和指點,讓我們不經意間受到豁然的啟迪。十幾年前,有的出版社、文化公司、書商,以每千字出價500元或800元、1000元,并承諾給他雇保姆,渴望挖走《中國通史》,蔡美彪始終不為所動,只認人民出版社。

      業界人士都知道,編輯工作有四大職能:第一是評價,判斷一個文化產品是好還是不好;第二是選擇,選擇優秀的文化作品或選擇文化作品的優秀部分;第三是優化,對決定出版的文化作品進行優化,使其達到出版水平,能夠高質量地在大眾中傳播;第四是推薦,用各種手段向大眾推薦我們的作品、產品。其中,優化職能最見編輯的功力和水平。而所謂優化,又有兩個層次:一個層次是編輯向作者提出整體修改建議,幫助作者整體上對作品進行提高和完善;第二個層次是編輯直接對稿件進行編輯加工。

      從上述五點看,人民出版社的編輯在出版12卷本《中國通史》的過程中,在這兩個層面均作出相應的貢獻。通常講,精品力作需要十年磨一劍,而這部12卷本的巨著是作者方和出版方用時68年共同打磨出來的。功到自然成!

      【喬還田,人民出版社原副總編輯,現任中國編輯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從事編輯工作40余年間,策劃、組約、主持的《中國通史》(12卷本)、《中國民俗史》(6卷)等近百種著作中,多種被列入國家級重大出版項目、榮獲國家級獎項!

      亲妺妺晚上扒我内裤吃我
        <pre id="5ppp7"></pre>
        <noframes id="5ppp7">

        <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p id="5ppp7"><strike id="5ppp7"></strike></p>

        <noframes id="5ppp7"><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track id="5ppp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