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5ppp7"></pre>
    <noframes id="5ppp7">

    <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p id="5ppp7"><strike id="5ppp7"></strike></p>

    <noframes id="5ppp7"><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track id="5ppp7"></track>
      蔣一談:快世界里的慢尋找
      來源:收獲(微信公眾號) | 時間:2022年11月29日

      文/蔣一談

        我之前有一個太極魚木質小轉盤,閑的時候擺弄幾下,看白魚和黑魚相互游戲。轉速快的時候,兩條魚相互纏繞,繼而相互吞噬,留下一片模糊的虛空;轉速慢下來了,越來越慢了,兩條魚開始談判,然后悄然和解,接納對方。白魚身上有黑眼珠,黑魚身上有白眼珠。我在想,如果人類有一黑一白兩個眼珠,世界會變成什么樣?我把這個構想寫進了一篇小說。

        慢是動詞,也是形容詞和副詞。我喜歡這個漢字。九年前,一位好友做了父親,他打來電話讓我給他的孩子取名字,當時還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我在他的姓氏后面加了兩個字:慢尋。我感覺這個名字男孩女孩都適合,但我當時并沒有圍繞“慢”寫小說的想法。

        2021年7月下旬,我整理寫作筆記,回顧之前作品里的小說人物,忽然感到心虛和慚愧。我寫過中年讀書人、老年教授、鰥居的老人、婚姻里的困惑者、海外離散者、參加過戰爭的軍人、性格怪異的孩子、茫然的博士群落、傳統文化失意守護人……我發現,這些人物的命運和選擇雖然在作品里是合理的,但他們只是一個個獨立的存在。我意識到,我至今還沒有寫出一個與整個大時代的大性格相碰撞、相對立的人物。我覺得,這個大時代的大性格就是快節奏,就是快,而人們已經習慣了這種快,不得不接受了這種快。

        你走得太快了,你的靈魂追不上了你的腳步。這句話在網絡上流傳很廣。我決定寫一個慢人,一個夸張的慢人。我可以按照現實筆法寫這篇作品,但我還是決定加入科幻要素和背景。原因有二:第一,我目前正在寫科幻小說。第二,快節奏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在看得見的未來世界不會改變。

        正式寫作時,我在過去的寫作筆記里翻閱到這樣一句話:中國古代文人建造房屋和墓穴時,會依據鶴的步幅測量尺寸。這句話決定了這篇作品的起步和走向:我是中國作家,應該把中國文化符號與科幻想象相互融合。

        慢先生的慢,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和共鳴。慢先生的慢,影響了機器人的工作節奏和速度,同時引起大家的不適和不滿。這是慢與快的矛盾,也是人類既可笑又可愛,既可愛又可嘆的一面。

        寫完這篇作品,我發現我的節奏真的比以前慢了一些。我老婆習慣稱呼我“老蔣”,現在會半開玩笑地喊一嗓子:“慢先生,關上書房門,煙味跑出來了!

      亲妺妺晚上扒我内裤吃我
        <pre id="5ppp7"></pre>
        <noframes id="5ppp7">

        <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p id="5ppp7"><strike id="5ppp7"></strike></p>

        <noframes id="5ppp7"><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track id="5ppp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