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5ppp7"></pre>
    <noframes id="5ppp7">

    <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p id="5ppp7"><strike id="5ppp7"></strike></p>

    <noframes id="5ppp7"><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track id="5ppp7"></track>
      李曉君:散文要與時代心神相契
      來源:《民族文學》 | 時間:2022年12月06日

      文/李曉君

      散文是生活的“虹”:那是經過太陽光折射后事物的變形與幻彩。好的散文與好的小說、詩歌一樣,都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變形術”和“煉金術”。但散文比小說更質樸,它承擔真實的言說,而非虛妄的想象。散文與詩歌不是兄弟關系,它們是遠親關系。詩歌是散文走失的親人,散文是故鄉耐心的守望者,以無限寬厚的胸懷擁抱詩歌這個異鄉的浪子,津津有味地聽聞他在異鄉的消息。散文寬厚、仁慈,但并不保守、呆板,像個愛幻想的芳鄰,在清晨帶來昨夜夢的漣漪,帶來你對生活美好的幻想與詠嘆。好的散文有時代境遇最細膩和敏銳的表達,是心靈倒影和時代之聲。

      散文是“目擊道存”的真實言說。一個富有責任感的散文家,應該是眼、手、心相統一的書寫者:我看見,我寫下,并在心靈的層面讓人共情。時代是個無比寬闊和深刻的場,不能書寫這個時代,任何對過去時代的書寫對這個時代都難以增益。由于距離較近,書寫當下在技術上沒有遠距離回望來得從容。這或許是許多散文家更愿意將目光放到童年甚至歷史的原因。但時代斑駁繁復的肌理,鼓勵著熱情的書寫者,與它彼此摩擦,相互成全。散文是一種有擔當的文體。自古以來,一代代文人以“寫史之心”,留下屬于他們時代的散文。這些作品,又在后面的時代中,激發起讀者最深切的共鳴。

      時代是人造就的。書寫時代,就是書寫這個時代的人。時代的本質隱含在人的實踐當中。散文要有時代的煙火氣,但不能停留在表層的云遮霧繞,而應像強光,照射深處。散文在書寫人的幸福憂患時,同樣要讓人喜悅地沉浸其中,以一種忘掉世界的方式來感知世界的存在。散文呈現的是世界本身的朝露、青草、江河、沙漠、落日……在散文中,讓人重新看見。

      這個世界的面相,也許與別的時代并無不同,卻又清澈如新。

      亲妺妺晚上扒我内裤吃我
        <pre id="5ppp7"></pre>
        <noframes id="5ppp7">

        <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p id="5ppp7"><strike id="5ppp7"></strike></p>

        <noframes id="5ppp7"><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track id="5ppp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