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5ppp7"></pre>
    <noframes id="5ppp7">

    <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p id="5ppp7"><strike id="5ppp7"></strike></p>

    <noframes id="5ppp7"><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track id="5ppp7"></track>
      2022對外出版合作實現新突破
      來源: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 時間:2022年12月14日

      文/渠競帆

        2022年,全球動蕩加劇,俄烏沖突久拖不決,國際產業鏈供應鏈斷裂頻發,全球經濟增長趨緩,國際各大書展在艱難中緩慢恢復,無法線下參展開拓新業務,成為大多數出版機構開展對外出版面臨的最大困難。

        黨的二十大報告對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建設作出重要部署,并提出“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全面提升國際傳播效能,形成同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相匹配的國際話語權。深化文明交流互鑒,推動中華文化更好走向世界”的重要要求,成為新時代出版業“走出去”的新使命和新任務。出版機構積極應對困難與挑戰,在破局中轉型升級,從全球市場變化中尋找新機。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十八大以來出版業的成就和經驗”研究課題組研究成果顯示,2021年,我國出版物(包括圖書、報紙、期刊及音像/數字出版物)版權輸出增至1.277萬種,較2012年增長63.07%。版權輸出與引進品種比例降至1∶0.96,首次實現版貿順差。其中,電子出版物實現大幅順差,輸出品種為引進品種數量的25.5倍。本報采訪各出版機構后也發現,盡管今年已是受疫情影響的第3年,仍有不少出版機構實現了版貿順差,為進一步夯實版貿輸出成果提供了支撐。

        2022年,中國出版業版貿工作在艱難中繼續前行,離不開各出版機構積極利用國際書展平臺充分發揮國際傳播優勢的努力。2022年,盡管無法線下參展,但中國的精品圖書在各大國際書展上并沒有缺位。3月的博洛尼亞童書展、白俄羅斯明斯克國際書展及東南亞中國圖書巡回展,4月的倫敦書展及哈薩克斯坦第五屆歐亞國際書展,6月的韓國首爾書展及摩洛哥拉巴特書展,7月的中國香港書展,9月的約旦安曼書展,10月的法蘭克福書展、沙特利雅得書展及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國際書展,11月的印度尼西亞國際書展,12月的俄羅斯莫斯科國際書展及保加利亞索非亞國際藝術節,國內各出版機構精選的版貿熱門圖書一一亮相,為海外參展商提供了近距離了解中國最新出版物的機會。同時,在相關部門的指導及支持下,中國出版界充分利用各大國際書展的線上平臺,以“閱讀中國”專頁的形式線上展示重點版權新書,進一步促進版權輸出。此外,各出版機構積極參與書展的線上論壇、新書推介、版權洽談及出版交流會,以各種方式加強與海外同行的聯系,彌補無法參加線下展會的損失和缺憾。

        “走出去”圖書更注重敘事的真實性、生動性,這樣的故事更容易打動海外讀者。2022年闡述中國發展道路、中國經驗、中國模式,反映當代中國發展變化的當代主題圖書越來越多地進入西方主流渠道,讓海外政要、學界及普通讀者了解中國發展的新思想新理念。當代中國優秀作家的文學、科幻、少兒、網絡文學等精品力作也受到越來越多海外讀者的喜愛。出版機構更注重通過普通人的鮮活故事來烘托宏大主題,或通過國際組稿方式,邀請海外專家參與創作,使內容更加本土化,更貼近當地讀者需求。2022年,版權輸出在地域和語種上不斷開拓,與海外出版企業的交流合作不斷拓寬加深,合作已覆蓋科技、教育、學術、文藝、少兒等領域。(下轉第34版) (上接第1版)

        另一個明顯的現象是,出版機構在政府的有力引導下更加自發主動,積極運用全球化思維及市場化手段,讓市場這只無形的手真正推動中國圖書走進海外市場。出版機構遵循海外圖書市場規則,在選題策劃、宣傳推廣和渠道營銷等方面更注重圍繞當地市場開展行動,如選題階段進行市場調研、出版階段啟動征訂、提前進行版權推介、關注翻譯質量的同時關注后期宣傳推廣,以此根本解決版權輸出后的盈利和傳播問題。同時,多家機構也呼吁“走出去”工作需加強協同和整體規劃,建立信息共享和協同作戰機制,讓“走出去”工作以更有力的方式向深度和廣度不斷拓展。

        在版貿工作難度加大的背景下取得這一成績,出版機構的十大創新舉措成為重要支撐。一是定期開展線上版權交流會與海外出版商進行圖書互薦,或加大與海外合作伙伴的交流頻次及溝通效率;二是關注并分析外方出版社動向,進行有針對性的主動推薦,并根據海外需求靈活調整產品形態(如分輯推出),促成中國圖書海外出版;三是與合作過的海外出版社保持密切聯系,定期將英文新書書目、圖書樣章和宣傳視頻等資料通過電郵發送給對方;四是研究國際暢銷書的內容和市場策略,縮小和海外市場真實需求之間的差距,圍繞版權輸出注意事項等定期組織編輯培訓,幫助編輯打開國際化視野;五是通過版代公司開拓新合作;六是加強與海外圖書館、書店、博物館、畫廊等文化場所的合作,開展圖書展示及文化交流活動,積極利用海外合作出版機構、海外分社及海外專家學者譯者等資源進行多方位多形式的推廣;七是借助海外并購企業搭建海外出版基地及國際傳播平臺,拓寬國際傳播渠道,借助同步出版打入英語國家主流銷售渠道;八是加大數字出版“走出去”力度,探索數字產品借助影視劇、游戲、動漫、動畫等多媒介形式實現版權輸出的方式;九是加強對外出版國際傳播渠道及人才建設,與海外主流媒體合作,加強海外社交平臺宣傳,實現從產品出海到品牌出海的突破;十是挖掘各種業內外潛在機會,積極參與商務類線上對接會、外國駐華使館及中國駐外使館等機構的相關活動,開拓海外有影響力的出版社成為合作伙伴,或借各大時事活動(如G20峰會、冬奧會、“一帶一路”倡議10周年)的重要時機,舉辦行業論壇或推廣相關圖書,促進中外文化交流,提升自身品牌的國際影響力。

      亲妺妺晚上扒我内裤吃我
        <pre id="5ppp7"></pre>
        <noframes id="5ppp7">

        <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p id="5ppp7"><strike id="5ppp7"></strike></p>

        <noframes id="5ppp7"><pre id="5ppp7"><ruby id="5ppp7"></ruby></pre>

          <track id="5ppp7"></track>